雷狮girl,雷狮相关都吃的混邪√
vc乐正绫
一人之下,爱看不会画,极致楚岚吹
不吃肉,不开车,身体健康精神倍儿棒(ง •̀_•́)ง
渣渣画手,努力修炼中
圈地自萌
微博@鲜洋芋土豆马铃薯-托托牌小垃圾

【龙绫】青花瓷(三)

  




        江南,乐正府。
  绫小姐撑着浅色的油纸伞,漫步于微风絮雨之中。粘腻而婉约的雨丝跟随着她的脚步缭绕纠缠,酥香的气息勾起无限缱绻。
  她漫不经心,从容自适,江南的宁静悠闲给了她轻闲的时光。长裙微曳,弧度美好的裙角在空气里曲成优美的形状。
  蓦地,她停住脚步,抬眸向身侧的小店望去,却在一瞬间凝固了视线。
  
  那是一家古董店。
  
  店墙不是时下流行的青泥砖房,而是完完全全的木质结构,也不知多年来是如何在这雨纷纷不停歇的小镇之中生存下去的;门口的木匾有些破旧,斑驳的旧纹密密匝匝爬满了边角,像是在无声诉说着沉寂的往事。
  
  一个青花瓷瓶被精心摆放在了门前,釉色莹润,纹样秀丽,只一眼就让绫小姐怦然心动。
  她不由自主的走上前去,俯下身细细品鉴,嘴角不由得勾起满意的笑容。
  这是真品,并且是官窑精品,少说也有五百年历史,它本应好好的沉睡在某个王公贵族的墓穴之中,却不知为何流落出来,被她一眼相中。
  捡到宝了。
  她心底偷乐。
  
  绫小姐是乐正家人。
  乐正家是随着新国成立兴起的世家,乐正老将军当年跟在大总统身边走南闯北,带兵发动了一次次重大起义,终于推翻前朝,创造新的历史。老将军这位大功臣也因此受到许多照拂,乐正家也就跟着富贵显达起来,最风光的时候,称之为新国第一世家也毫不为过。
  然而,新总统上任后,老将军自知受其忌惮,因而主动收敛了势力,加上新党的打压,近几年乐正家已是初显凋零之态。
  不过,就算这样也掩盖不了这曾是一个显赫无比的军旅世家的事实;也正因为这样的家庭环境,乐正绫这个大小姐也与其他的世家小姐大有不同。
  她不爱独处深闺,不学绣花女戒。她自小便跟着家中商队出门闯荡,周游九州;一身拳脚功夫也甚是了得,如今江南片区的家业几乎已经完全移交到她这个十六岁小姑娘手上了。
  她和古今许多惊才绝艳的女性一样,诗书词画精通无比,却又喜好收藏古董奇物,金石玉器,鉴赏功力也是高深,尤其是自小见识多了,眼光可谓毒辣。
  
  所以,一向对自身能力十分自负的绫小姐美滋滋地抱着新购入的瓷瓶回到了家中。
  
  却不想只因此一举,就改变了她未来的许多许多。
  
  
  绫小姐轻哼着歌儿,从木匣子中取出那青花瓷瓶。
  说来也奇怪,她在看到这瓶子的第一眼,就仿佛魔愣一般无法动弹,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一幅幅似曾相识的画面。似有灯光月火,芳香馥郁,瓷瓶还未成,有一双好看的手正捧着它细细雕琢。男声女声,有时低声交谈,温柔融洽,和谐的美丽让人为之心醉。
  真是奇也怪哉。
  绫小姐想来,觉得这瓶子怕是确有几分邪性。
  只是,这瓶子对她吸引力实在太强,抚摸着那光滑的表面,她只觉得爱不释手。
  
  “呀!”
  她一下吃痛,抬手一看,发现自己的指尖不知何时在何处被划破了,而鲜血已然滴到了瓷瓶优雅的身躯之上。
  绫小姐顾不得处理伤口,而是急急忙忙找来丝绢,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瓶身表面。
  “幸哉,若真污了这瓶子,倒成我的罪过了。”何况滴血上去,总觉得有些不吉利。
  绫小姐见瓶子被擦干净了,便也长舒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
  于是她这才有心背过身去,在抽屉里翻找止血药物。最近西洋的新药对止血效果极好,她上个月正好入手了不少。
  
  她转过身来。
  下一刻,她瞪大了眼睛。
  
  那应当是话本儿里出现的情节,就连最近新出的“电影”也没有这样演的。
  
  在那青花瓷瓶中,腾出丝丝缕缕浓稠烟雾,而在烟雾中央,掩掩映映是一个男子飘忽的身影。
  他若隐若现,如仙人一般浮于空中,衣袂纷飞,又莫名熟悉,让绫小姐下意识的心底一紧。
  
  男子一身素白间着群青,是如同青花瓷一般的配色。他眼睫微动,随着烟雾散开,他也默默的睁开双眸。
  
  是一双仿佛在梦里见过的,澄澈透亮的绿眸。
  绫小姐愣愣的看着他,无法移开目光。
  
  心如鼓擂。




       “你是何人?是妖是仙?”
  绫小姐惊疑不定。
  
  那清俊出尘的男子却并未理会她的提问。他神色茫然,似乎也有些反应不能,接着又忽然视线聚焦,牢牢定格在绫小姐身上,仿佛是透过她在看着什么人。
  
  “是你……真没想到……”
  
  他似有些出神,近乎呢喃的声线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我终于……”
  
  他浑身战栗起来,不受控制的屈起身子,抬手捂住了脸颊。
  
  绫小姐顾不得慌了,她忍不住走上前来,缓慢的,试探般的开了口:“……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情绪如此激动……能不能,先告诉我,你是谁呢……”
  
  “……我是龙牙。”
  从那人的指缝间挤出那么丝声响。
  
  绫小姐也低下头,意外的发现那人竟是在低声的呜咽。
  高挑的男子身形却瘦削,此刻像是终于放下了什么似的,无助却又解脱一般溢着泪水,看上去格外让人心疼。
  绫小姐有些不忍和心软,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抬起手,放柔了声音,哄小孩一般抚摸着他的脊背,企图给他带来些许安慰。
  
  “没事的没事的……一切都过去啦……”
  
  她的声音是那么温柔婉约,让正在哭泣的男人忍不住眼眶中又迸出粒粒莹露。
  
  太暖了,让这冰凉凉的瓷器也沾染上了浓郁却又柔和热意。
  龙牙觉得心脏快要化掉了。
  
  “我是龙牙,是这瓷器所孕的器灵。”
  他缓缓平复着情绪,然后直起身,有些不好意思地擦拭着眼泪,努力想要使自己的声线平稳一些。
  “……器灵?”
  绫小姐不解的偏了偏头。
  这男人一出现就没出息的开始掉金豆豆,搞得绫小姐此刻一丝紧张感都没有了。
  而且,不知为何,在她心中总有种奇妙感情,她说不清其中蕴味,只是不由自主被促使和这男子更加亲近。
  
  “就是有灵性的器物在长久的时光中孕育而出的精灵。”
  龙牙终于恢复了平静,他长舒一口气,终于有了几分仙风道骨道貌岸然的样子。
  
  “你刚刚为何要哭呢?”
  绫小姐有些好奇。
  她心底隐约有些个猜测。
  
  “无妨。”龙牙说,“只是因为……你与我一个故人十分相像……罢了。”
  
  绫小姐眼珠子轱辘一转,小脑瓜中已经脑补出好几版爱恨情仇了。
  龙牙似乎从她的神色中看出了些什么,有些没好气的抬手轻轻敲了敲她的脑门。
  “别胡思乱想……!”
  
  两人同时愣住。
  刚刚那种熟悉感实在是太过自然,仿佛两人并不是初次相见,而是深交许久,彼此熟稔,这动作场景已然出现过千百遍。
  
  龙牙讪讪地收回手。
  “对……对不起……”
  他无措的看向低下头面无表情的绫小姐。
  
  绫小姐一语不发,气势逼人。
  龙牙并住了呼吸。
  
  “噗……”
  绫小姐终于端不住,如泄了气儿的皮球一般笑出了声。
  “你也太可爱了……”
  她望向他,眉眼弯弯,水波荡漾。
  
  
  自此以后,龙牙便一直陪伴在绫小姐身旁。
  她一直独居在江南分家,因而也完全不怯被旁人发觉。龙牙与她仿佛天生合拍,相处时和谐得令她难以置信,等到回过神来时,这个有些腼腆的瓶子精已经成为了她生活中不可割裂的重要部分。
  
  龙牙告诉了她许多。
  他总会刻意倚老卖老的卖弄着自己的资历,用千百年的见闻来打击绫小姐引以为傲的学识。每每此时,二人你来我往,唇舌相讥,互不相让,热闹无比,待绫小姐不情不愿的败下阵来,主动认输后,他就佯作得意的教给绫小姐他所知的所有。
  他并不是轻佻的性格,只是千百年的寂寞,让他确确实实畏惧起了无声的恐怖。
  有时,他又会说书一般仰起下巴,不紧不慢的讲述些儿女情长,江湖轶闻,又透露几句前朝旧事,说得抑扬顿挫,绘声绘色,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为之迷醉,心驰神往。
  也因此,绫小姐知晓了此人原是宫廷匠人,那青花瓷瓶便是他的遗世之作。
  
  对于这人的过往,绫小姐是好奇的,可见他并无主动透露之意,甚至还有些刻意的躲躲藏藏,她便不去主动过问。
  
  只是偶尔也会不经意一般的问问他是如何亡去附身瓷瓶的,可龙牙总是对此缄默不语。
  
  这其中,定也有着绮丽动人的故事吧?
  
  绫小姐这样想着。

tbc.
  
  
  
  
  

评论
热度(44)

© Potato | Powered by LOFTER